• <p id="q4sr0"></p>

    1. <track id="q4sr0"></track>
    2. <acronym id="q4sr0"></acronym>
    3.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憨夫君寵妻蓄謀已久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坦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次日。

          白顏卿醞釀了一整夜,總算在天明之時,想明白了,她決定主動去找她的父親坦白!

          一來,白顏卿不想與自己父親的隔閡加深。二來,她覺得那蒙面人,對白府應當是無惡意的。盡早將這些事兒告訴白家當家人,日后若她進宮了,她的父親也好提防些。

          白顏卿挑了個白景軒在府中的時候,堪堪兒帶著采星,跑過去找他了!

          當下人稟報白景軒,白顏卿來了的時候,白景軒還很詫異!他知道,他這個女兒一貫是深居簡出,無事不會出自個兒院子的那種脾性,這會子又無大事,她怎愿意頂著這大太陽,跑來找他?

          當白顏卿表明來意之后,白景軒是有片刻的恍神的,他沒想到,白顏卿竟會主動來與他說明這些事情!他欣慰之余,還有些暖意自心中流過,他一直以為他的女兒不愿意與自己親近,是怨恨他這些年的疏忽。卻不料,他的女兒并未怨恨他,甚至沒有夾帶任何的私人情緒,從大局考慮,將這些事,原原本本,事無巨細地告知給他!

          白顏卿倒是沒注意到她父親的情緒變化,她將蒙面人第一次出現在白府,讓她嫁給三皇子一事,到賴飛燕進宮這事兒,皆一五一十的和盤托出。

          其實,將這些事告知白景軒之前,白顏卿也是征求過那蒙面人的意見的,若他開口拒絕,白顏卿是斷斷不會擅作主張的。

          到底,他也是救過白顏卿一命的人,白顏卿也不想他涉險。畢竟,將那人的事告知她的父親,就等于讓白景軒知道,自己府中護衛,監管不力,讓別有用心之人溜了進來。若她父親知道后,大發雷霆,想要深挖調查,那勢必會威脅到那人。屆時兩人若針鋒相對起來,白顏卿也是會陷入兩難的境地的!

          “女兒先前不曾與父親坦白,還望父親莫要怪罪。至于那人……女兒相信,他不會害白家的!還請父親寬宥!”

          白顏卿說完,“噗通”一聲跪下,朝白景軒磕了個響頭。

          作為白家的女兒,竟然私自隱瞞了這么重大的事兒,且此事,事關白府上下幾十人的安危,白顏卿是該請罪的!

          白景軒望著跪匐在地的白顏卿,心中思慮萬千。

          白景軒深知,白顏卿此次,確實有錯,但她及時將此事告知了自己,且那蒙面人,除了劫走賴飛燕,將賴飛燕送入皇宮一事,就別的方面來說,的確,他也未曾傷害過白府的人,并也暫時不曾表露出,對白府有任何的企圖!

          不僅如此,他還施藥救了白顏卿!單就這一件事來說,他于白顏卿,于白家,也算有恩!但同時,他也是給白景軒敲響了警鐘,讓他明白,無論何時何地,都更該要謹慎,即使是看似安全的白府,也要注意防范!

          當然,有一件小事兒,白顏卿是沒有說的,就是……那蒙面人扮作鬼面人,嚇尿任氏一事,白顏卿是打死也不敢告訴她的父親的!

          “女兒……還有一事,懇求父親!”

          白顏卿再次磕頭,朝白景軒說道。

          “你說!”

          對于白顏卿的坦白,白景軒暫時還未表態。

          “請父親,不要再派人去調查錦玉齋!女兒擔心……白家出手,會被其他有心之人,瞧出端倪,屆時于白家,于那位,都不妙!”

          白顏卿的考慮的,并非無道理的。

          白景軒一出手,自會引得那些暗中窺探白家的人,將目標轉向錦玉齋。若真是如此,那對錦玉齋下手的人,肯定也不再少數!不僅如此,到時候只怕那人自顧不暇,不僅錦玉齋難保,就連那人想做的事兒、背后牽涉的人……都恐會暴露!況且,賴飛燕又與白家有關系,屆時若真翻出什么,牽連的,還是會有白家!

          白顏卿琢磨的這些,是從大局考慮,白景軒自然是知道的。

          “好!”

          白景軒簡簡單單一個字,讓跪了許久的白顏卿,心下終于松了一口氣。她也擔心她的父親不肯聽她所言,一意孤行,屆時若真鬧起來,才更麻煩!

          說到底,這事兒原本也不是白顏卿的錯,是那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夜探白府,屢次騷擾白顏卿!

          至于那人屢次夜探白府一事,白景軒并未表態,所以白顏卿也只得跪著候著,等他發話!

          此事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往大了說,是白顏卿枉顧白府上下安危,引狼入室。往小了說,是白顏卿同那人私下的交情。但也正因為這,白景軒才有些惱火,他惱自己的疏忽,未曾加派人手,對白顏卿所住之處,進行嚴防密控。更惱火,堂堂相府的安防措施,居然如此不堪一擊!一個無名之輩,居然能屢次進入白府,而不被人察覺!這讓白景軒怎能不怒!

          惱怒之余,白景軒更多的是有些愧疚,他疏忽了她的女兒,才讓別有用心之人,屢次進入她的住所。這事,若是被旁人得知,那白顏卿的清白,豈不是不保?雖然白景軒是相信白顏卿是個有分寸,知禮、識禮、懂禮的好女兒,但,難保那賊人不會對他如花似玉的女兒動歪心思!

          思及此,白景軒更氣了!他一掌拍向案桌,拍掉了他那方最貴的硯臺!

          白顏卿哪里知道她的父親為何而怒,她只以為,是她父親惱她先前不肯吐露實情!當下心中還覺得有些慚愧!又見他砸壞了心愛的硯臺,心中更是愧疚不已!

          哎,千錯萬錯,都是她的錯!

          就這樣,父女二人各懷心思,一個站著生悶氣,一個跪著心懷愧疚。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白顏卿的雙膝,已跪到麻木毫無知覺,加之天氣炎熱的緣故,白顏卿只隱約覺著眼前直冒金星。下一秒,白顏卿便撲倒在地,昏了過去。

          這一聲倒地的動靜,方才將深思中的白景軒驚醒!他趕忙命人去請大夫,又趕緊將門外守候多時的采星喚了進來!

          采星望著昏倒在地的白顏卿,只覺得心中騰的一下,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她不是沒瞧見方才白顏卿跪下請罪,但她萬萬沒想到,她家老爺,她家小姐的親爹,竟舍得讓這個向來體弱多病的小姐,跪了這么許久!

          “老爺!小姐身子剛好利索些,您就這么罰她,跪了一個多時辰?!小姐即便再有錯,卻也錯不至此!您知不知道,小姐這身子骨兒,經不起這般折騰?您是瞧不得我家小姐好兒,是不是?小姐這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小命兒,早晚再被你們給禍禍沒了!”

          采星雖越說越生氣,卻也不忘跑上去,半跪到地上,小心翼翼的將白顏卿托起,擁至懷中,而后熟練地,探著白顏卿的鼻息,最后抬手掐了掐白顏卿人中,不多時,白顏卿便清醒過來了!

          “小姐,你可算醒了!”

          采星語氣中,已然夾雜著幾分哭腔,絲毫沒了方才朝白景軒怒吼時的鏗鏘激昂之氣勢!

          “我沒事兒,不過是天氣熱,跪的久了,有些暈眩罷了!”

          白顏卿揚起嘴角,輕笑著安慰采星道。

          一旁的白景軒,望著睜開眼的白顏卿,心中也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氣!他并沒有責怪采星的魯莽和逾矩,相反的,他確是暗暗責怪自己的疏忽,竟讓他的女兒跪了這么久而未及時發覺!

          因著天氣過于炎熱,且白顏卿又剛剛暈過,白景軒擔心白顏卿她們主仆二人,回去的路上,再熱著了,便出聲,讓她們在自己院里先歇著,等大夫來瞧過,再回她們自己的住處!

          白顏卿在白景軒處被罰跪,且跪到暈過去一事,很快便傳遍了白府上下。一傳十十傳百的,什么樣兒的話兒都被傳出來了!

          有說大小姐得罪了老爺,在日頭下被罰,中暑昏過去。有說大小姐又失寵了,老爺對其不滿,責罰她了!又有說,大小姐犯了不可饒恕的大錯,被老爺重罰,倒地不起……各式各樣的謠傳滿天飛!

          而聽到這些謠傳,最開心的莫過于白家老夫人任氏了!先前她還被賴飛燕氣到臥榻不起,如今一聽到白顏卿受了重罰,倒地不起,心中一時高興,竟自己爬起來了!后來又聽說,白景軒請了大夫入府,任氏思忖著,應當是白顏卿被罰的不輕,受了傷,任氏心中更是歡暢無比!

          任外頭謠言亂飛,念初小筑內的小女子,一點兒也未受到影響!

          此刻的白顏卿,正抱著西瓜,喝著采星親手熬的綠豆湯,吃的正歡呢!先前大夫來瞧過,說白顏卿不過是熱暈了,喝點解暑的綠豆湯便好。至于白顏卿的膝蓋,由于跪的久了,有些麻木也屬正常,讓采星幫其按摩按摩便無事了,只不過膝蓋處跪了,有些淤青罷了!擦些活血散瘀的藥膏,沒幾日便可恢復如初。

          “顏卿,顏卿,顏卿!可還傷著哪里了?”

          隔壁院兒的白芙蓉母女,也收到信兒,說是白顏卿被白景軒罰了,白芙蓉心下著急,拉著賴碧芝,便跑來了!

          一進屋瞧見白顏卿好好兒地坐著喝綠豆湯,心中的大石頭這才落下。

          “姑母?表姐?你們怎么來了?”

          見到白芙蓉母女行色匆匆的模樣,白顏卿心中困惑。

          “還不是母親!她聽白府下人嚼舌,說你被舅舅罰了,倒地不起,病的很重,可把母親嚇壞了!”

          賴碧芝笑著上前,執起白顏卿的手,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見她確實無事,這才安心了。

          “只不過是……我不小心,碰壞了父親心愛的硯臺,被父親罰著跪了一會子!原也是我自個兒身子不爭氣,暑氣正盛,給熱昏過去了,這才請了大夫過府!”

          個中內情,自然是不能為外人道的,因而這番說詞,是白顏卿同白景軒商量好的,也免得旁人惡意揣測。

          “不過一方硯臺,能比得上他親閨女重要?哥哥也是糊涂!”

          白芙蓉有些心疼地掏出帕子,替白顏卿擦了擦嘴角的西瓜汁,眼中滿是溫柔。

          如今的白芙蓉,拋開過去,像是重新活過來一般,她開始幫襯著賴碧芝,一同打理名下的鋪子、莊子。得空之時,便會做些美味可口的小菜,帶來與白顏卿同吃,真真兒是將白顏卿當作自個兒女兒一般疼。

          頂點小說手機站 m.x12kt.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偷偷鲁偷偷鲁综合网站
    4. <p id="q4sr0"></p>

      1. <track id="q4sr0"></track>
      2. <acronym id="q4sr0"></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