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q4sr0"></p>

    1. <track id="q4sr0"></track>
    2. <acronym id="q4sr0"></acronym>
    3.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 -> 網游動漫 -> 傅青海大戰一切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兌子與訣別(五千字大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索薩蘭號巡洋艦,艦橋。

          弗拉霍斯大馬金刀地坐在艦長座椅上,托著下巴沉思著。

          沉思了一會兒,他轉頭問道:

          “還有多久?”

          站在一旁的技術神甫立即回答道:

          “還有一刻鐘,大人!

          弗拉霍斯點點頭,接著問道:

          “沒有任何一支小隊有消息傳回嗎?”

          站立在另一邊的侍從官搖搖頭,道:“沒有,大人!

          “包括青山的那支白疤小隊?”

          侍從官遲疑了一下,不知道弗拉霍斯為什么要單獨詢問這支小隊的情況,但他還是回答道:

          “是的,大人。包括他們也沒有任何消息傳回!

          弗拉霍斯摸了摸下巴,咧咧嘴,心想:也是,如果派入太空廢船的星際戰士們擊毀了太空廢船的重力虹吸裝置,飛船這邊自然就脫離控制了。

          看著弗拉霍斯的樣子,技術神甫低聲提醒道:

          “大人,保持現有引擎推力不變的情況,索薩蘭號的尾部引擎噴口將會在一刻鐘以后觸碰到太空廢船,一旦引擎等離子渠撞毀燒熔,我們將和這艘太空廢船融為一體!

          弗拉霍斯點點頭,平靜道:“我知道!

          “我們要不要增大引擎輸出功率,這樣可以多拖延一會兒!奔夹g神甫建議道。

          弗拉霍斯搖了搖頭,道:“沒必要!

          想了想,他問道:

          “自毀協議已經鎖定了嗎?”

          “準備就緒,大人!

          弗拉霍斯轉頭目視前方,低聲道:

          “為了帝皇!

          侍從官握拳敬禮:“為了帝皇!”

          技術神甫微微低下頭:

          “為了帝皇,為了歐姆彌賽亞!

          如果此刻有人站在索薩蘭號巡洋艦尾部的舷窗旁,他就能看到。

          索薩蘭號后面那團由密密麻麻廢鐵組成的巨型小行星。

          已經近得肉眼可見。

          ……

          白疤小隊在蜿蜒曲折的回廊里繞來繞去,逐漸接近了目標地點。

          地上越來越多的尸體可以證明。

          傅青海仔細查看了這些來自極限戰士和凡人輔助軍的尸體上的傷口。

          不少是來自大口徑的能量武器,還有兩具連人帶盔甲被壓扁擠成肉醬的慘烈尸體,像被大卡車撞到的兔子,這個傅青海不好判斷。

          敵人又換了。

          至少這次不再是奴役者。

          傅青海心中非?隙,奴役者不會造成這樣的傷害。

          白疤小隊急匆匆穿過一個拐角,就看到了一排深藍色戰甲的極限戰士,正在依托一些太空廢船里的雜物構建的臨時掩體,充作障礙物,和掩體外的敵人對射著。

          中間的那名極限戰士聽到來自背后的腳步聲,轉回頭來,一看到白疤小隊,就激動地大喊道:

          “青山,你們來了!”

          傅青海一聽這聲音,就認出了,是老熟人古爾特。

          這時,一發藍色的等離子光束擦著古爾特的頭頂射過,嚇得古爾特連忙一縮頭,弓著腰向傅青海跑來。

          “青山!惫艩柼剡吪苓呎f。

          “古爾特,現在是什么情況?”傅青海取下頭盔,問道。

          “我們遭遇了憎惡智能,青山!”古爾特來到傅青海面前,言簡意賅地說明現在的情況:

          “從不同路徑登陸的幾支小隊的戰士都集結在了這里,我們已經能聽到那個古怪重力虹吸裝置運行時的轟隆聲,但是一群反叛的智控機兵把守著這里,該死的,他們火力很強,也非常堅固,但是我辨認不出它們的型號!

          古爾特一招手,道:

          “你來得正好,青山,你是技術軍士,說不定你認識這些家伙!

          傅青海跟隨古爾特貓著腰來到簡易掩體旁邊,透過掩體的縫隙,古爾特指了指遠處正在和極限戰士們對射的高大機器人。

          “你看,就是那些!”

          傅青海抬頭一看,頓時明了。

          通道口外面是一片開闊高聳的空間,看樣子應該是某艘巨型飛船的內部。

          七八尊巨大的雙足人形機器人,正抗著武器,頂著極限戰士們的齊射,向這處防線緩緩推進。

          它們有著足足五米的身高,一坨巨大敦實的主機身,通過一根短粗的主軸固定在了雙足底盤上,主機身兩邊是寬大的肩部護甲板,肩部護甲板下伸出了兩只碩大的機械手臂,兩只手臂上各固定著一塊長方形帶炮口的裝置,兩條粗大的黑色纜線,從這兩塊鐵匣子裝置連接到背后的動力反應堆上。

          機器人的頭部在主機身正中間,橢球型的腦袋,腦袋一側有三顆圓形探測器,它們的頭不是像其他類人形機器人一樣位于肩膀之上,這讓它們看起來像一群排著大膀子的矮壯駝背人。

          這種設計是戰錘40K的特色,人類帝國的所有仿人形機械單位,從智控機兵、騎士級泰坦,到頂天立地的帝皇級泰坦,頭部都安置于機身中間,而不是頂上,這讓它們看起來都像個大駝背。

          這些機器人的右邊肩膀上還抗著一根粗大的巨炮,隨著他們的緩步推進,炮口不斷地沖極限戰士的方向發射出電漿或者重爆彈。

          “多米塔型智控機兵,肩部額外加裝了遠程武器!

          傅青海沉聲道。

          他一眼就判斷出了敵人的型號。

          古爾特問道:“這么說這些都是機械神教的產品?那我之前怎么沒在跟隨我們的智控軍團里見過它們?”

          機械神教有三大軍事力量:護教軍、智控軍團和泰坦軍團。

          護教軍一般都留守鑄造世界,保衛生產線的安全。

          而智控軍團和泰坦軍團,就是跟隨星際戰士軍團一起進行大遠征的機械教部隊了。

          智控軍團就是各種型號的機兵,在不違反限制人工智能的深紅協議的基礎上,制造出的智能戰爭機器人。

          泰坦軍團是由人類駕駛員在內操控的巨型戰爭機械,尺寸動輒上百米高,是各支軍團的火力支援擔當。

          傅青海扭頭看了古爾特一眼,哼聲道:“這款型號是大遠征后期才開始列裝部隊的最先進型號,戰帥當然不會優先給極限戰士裝備!

          古爾特馬上明白了。

          和MK4極限型動力盔甲一樣,多米塔型機兵也是機械神教最先進的武器裝備,早就開始密謀造反的戰帥,利用自己最高軍事統帥調配物資的權力,肯定把這些好東西都優先給自己軍團和其他叛徒軍團列裝了。

          古爾特啐了一口,罵了一句荷光頭無恥,又轉頭問道:

          “那么青山,你身為技術軍士,你一定知道這些智控機兵的弱點吧,對不對?”

          “……”

          看著古爾特眼巴巴的滿懷期待的眼神,傅青海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解釋。

          “古爾特,你覺得……星際戰士有弱點嗎?”傅青海問道。

          “沒有!”古爾特堅定搖頭,“星際戰士是帝皇精心設計的最完美的殺戮兵器,他不可能給我們設置弱點和短板!

          看得出他對自己的身份非常自豪。

          “那么……”傅青海認真說道:“機械神教對智控機兵的態度也是一樣的!

          傅青海說得很委婉,但古爾特聽懂了,他面露難色,指著掩體外橫七豎八躺著的尸體道:

          “你看,我們之前曾經一度突進到那個重力虹吸裝置的附近,但是又被這群智控機兵給逼退回來了,現在他們還要對我們發起反沖鋒,這里的臨時掩體不可能堅持得太久!

          言下之意,任務完不完得成都另說,不撤退的話所有人還要被這群機器人給弄死在這里。

          智控機兵是非常強的,單從數量上就可以看出:一支星際戰士軍團有十幾萬人不等的星際戰士,卻只有幾千到幾萬個不等的智控機兵。

          一臺大型智控機兵的造價抵得上好幾個星際戰士。

          傅青海聞言,也是深感問題的棘手。

          他轉頭看向掩體外正在向著防御陣線整齊踏步推進的智控機兵們,又仰頭看了看一眼都望不到頂的高聳穹頂,巨大空曠的空間內回蕩著大型機器運作的隆隆聲。

          傅青海大聲道:“對付這群智控機兵,爆彈槍的威力可不夠,我需要熱熔槍、電漿槍和爆燃武器,我們的重火力支援小隊呢?”

          聲音夠大,才能蓋過不遠處智控機兵踩踏地板時發出的震動和巨型裝置的運轉聲。

          星際戰士的各種突擊坦克和步兵戰車開不進太空廢船里來,但是星際戰士一般都有一支裝備了重型遠程武器的火力支援小隊來提供反坦克或者反工事的支持。

          古爾特也大聲回應道:“死了,或者彈藥耗盡了,在來的路上,我們和一群靈能水母戰斗,以及一路上破開太空廢船的各種艙壁,打通道路,耗費了太多的彈藥!

          “要不是弗拉霍斯指揮官提前預料到了這種情況,又派遣了一批凡人輔助軍給我們送了些補充彈藥過來,我們現在連雙管熱熔槍都沒法開火!”

          媽的,你們這幫人竟然用寶貴的熱熔槍和電漿槍來爆破切割太空廢船的艙壁……傅青海聞言深感一陣肉疼:老子帶隊遇到焊槍搞不開的艙門和墻壁都是直接繞路,沒想到你們竟然用重武器來破門,你們究竟是有多壕?

          難怪極限戰士們全都先自己一步抵達目標位置,原來人家一路上都是暴力開路過來的,根本沒有繞路這一說。

          古爾特在等著自己的建議,身后的白疤隊員們在等著自己的命令,可是傅青海此時卻陷入了僵局——沒有重武器怎么打?

          古爾特看傅青海一時也想不出辦法,轉身走回了防線中,口中大吼道:

          “極限戰士,結陣!”

          除了個別手持重武器的極限戰士還趴在掩體上開火,而手里沒有重武器的極限戰士們全都迅速地集結成了一排,手中門板一樣方正厚實的跳幫盾齊齊往地上一頓。

          “咚!”整齊劃一的沉重響聲。

          極限戰士們迅速組成了一面緊密的盾墻。

          一桿桿爆彈槍從跳幫盾側邊的L型缺口中伸出,讓這面盾陣變成一只扎手的刺猬。

          這是準備硬抗了,傅青?粗@訓練有素的一幕。

          極限戰士們的這面盾墻,堅定,無畏,充滿了勇氣。

          但他知道這都是徒勞無功的。

          傅青海認識多米塔型機兵手臂上固定著的方匣子一樣的裝置,那是重力錘,一種在近距離內用重力沖擊波把敵人壓成肉醬的可怕武器。

          機兵們肩膀上的遠程武器那是額外改裝的,這是一種突擊型智控機兵,其真正的戰場定位和作用不是遠遠的站著打炮,而是沖進敵人的陣線中,用手臂上的重力錘,一拳一拳的把敵人的裝甲載具和防御工事統統錘成肉餅。

          這面盾陣都扛不住一拳的。

          “古爾特!”傅青海沖盾陣背后的指揮官大喊。

          古爾特詫異地轉身看過來。

          傅青海道:“我有辦法!

          古爾特走過來,問道:“什么辦法?”

          傅青海說道:

          “你仔細想想,我們的目標究竟是什么?”

          古爾特一愣。

          傅青海不等他回答,沉聲說道:

          “我們的任務目標不是跟這群智控機兵硬碰硬死斗,而是摧毀他們背后的那臺古怪裝置,解除索薩蘭號的危機!

          古爾特恍然,道:“你的意思是……”

          傅青海接著說道:

          “我數了一下,除去剛剛被你們擊毀雙腿無法行動的,這里總共有七臺多米塔機兵,那座重力虹吸裝置比一棟房子都要大,七個機兵是防守不過來的,我們這里總共有十六個人,大可以化整為零,分散開來,繞路從其他方向去攻擊破壞這臺裝置,只要破壞了這臺裝置的運轉,我們的目的就達成了,我們不需要非得摧毀這些智控機兵!

          古爾特聞言一喜,剛想說這種好辦法你怎么不早說,就看到傅青海臉色依然沉重。

          古爾特不是傻子,一下子就意識到了傅青海所提方案存在的問題。

          首先,需要有人留在這條防線上吸引智控機兵們的注意力,而留守的人幾乎是必死無疑的。

          其次,其他人要分散成比七個智控機兵更散的小組,甚至是單人,去破壞這座裝置,才能讓七臺機器人顧及不過來。

          智控機兵們自然也會分散開去防御,一群人結成緊密防線,尚能和智控機兵們一戰,而若是分散開來,由一兩個人對上一臺智控機兵,那不幸對上的人就等于一個死。

          這就是在兌子。

          用一部分人的必然犧牲,來換取任務目標的達成。

          想明白了這一點的古爾特,頓時陷入了猶豫和糾結之中。

          派誰留守?派誰分散?

          傅青海沒有等待他糾結出結果,直接道:

          “把所有能用的重武器集中給我,我負責留守在這條防線上!

          古爾特驚訝道:“你?”

          傅青海點點頭:“對。話說,你們有磷化手雷或者磷化炸彈嗎?”

          古爾特搖搖頭:“那種武器只有死亡守衛會配備!

          磷化武器和電漿、熱熔、爆燃武器一樣,是一種優秀的反重甲單位武器,號稱可以燃燒一切,但缺點是污染極其嚴重,使用過磷化武器的地區上千年都無法再利用。

          本來就是亞空間垃圾堆,在太空廢船上是使用磷化武器傅青海是沒什么心理負擔的。

          可惜索薩蘭號的武器庫里沒有這種武器。

          古爾特沒想到傅青海會選擇最十死無生的這個任務。

          選擇分散去破壞重力虹吸裝置,尚有一線生機,這就是比拼運氣,誰運氣不好了碰上智控機兵了,一重力錘下去,誰都扛不住,就很難生還。

          但是留守在這里,還得拖住智控機兵們給其他人爭取繞路的時間,就基本是必然得犧牲了。

          傅青海沒有等古爾特再糾結,直接道:

          “就這么定了,快出發吧,白疤的人也分散開來,大家從其他方向去找尋破壞重力虹吸裝置的辦法!

          傅青海拍了拍古爾特的肩膀。

          古爾特雙眼通紅,緊緊地抿著嘴,深深地看了傅青海一眼,點點頭,沒再多說什么,轉身去傳達命令去了。

          而站在身后聽完了全程對話的阿爾不斯朗,也沖著傅青海點點頭,說道:

          “保重,青山。我相信你能活著回來的!

          然后也沒有廢話,就帶領阿隆和另一名白疤戰士轉身向其他方向快速離去了。

          見兩人都走了,傅青海轉身對身后的陳雪說道:

          “你留在這里,跟著我!

          其實,說實話,傅青海做出這種決定,是很難為情的。

          其他人都是阿斯塔特,是帝國軍人,服從命令,戰死犧牲,都是軍人的天職,他們別無選擇。

          但陳雪只是一個輪回者,雖然屬于帝皇陣營,但沒必要為了一個土著NPC把自己命都搭進去。

          可是傅青海沒辦法,他敢于留下來的依仗就是陳雪。

          利用法術維度之門無視護甲直接切割的特性,傅青海尚有機會和多米塔機兵們一戰,最差也至少能周旋一番。

          若是沒有陳雪,傅青海一秒鐘都撐不下去。

          傅青海很艱難的對陳雪下達了這道命令,但他并沒有指望陳雪會聽自己的。

          要走就走罷。

          沒想到,身后的陳雪,只是輕輕點了點頭,并沒有多說什么。

          就這么簡單的決定留下來了。

          古爾特走回來,將一柄雙管熱熔槍和兩把不同型號的電漿手槍遞給了傅青海,說道:

          “這些是還有彈藥的反載具武器!

          說完,就帶領極限戰士們轉身離去了。

          看都沒看傅青海身后站著的那個凡人輔助軍一眼。

          傅青海接過武器,低頭看向了穿著凡人輔助軍制服,戴著頭盔和面罩的陳雪,低聲道:

          “走吧,跟我過去看看!

          …………

          頂點小說手機站 m.x12kt.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偷偷鲁偷偷鲁综合网站
    4. <p id="q4sr0"></p>

      1. <track id="q4sr0"></track>
      2. <acronym id="q4sr0"></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