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 id="q4sr0"></p>

    1. <track id="q4sr0"></track>
    2. <acronym id="q4sr0"></acronym>
    3.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在港綜成為神話

      1376、前所未有的危機(萬字大章,求訂閱求月票~)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馬昊天來的很快,秋堤剛剛給許飛送上來一杯啤酒,他就到了。

          “飛哥,今天怎么有心情給我打電話了?”

          許飛示意秋堤給馬昊天也送上一杯啤酒,然后講道:“沒什么,就是聽說你最近迷戀上去圖書館了,想問問你什么時候突然這么愛學習了!”

          馬昊天嘿嘿一笑,道:“那是迷戀上讀書啊,是我這兩年交了一個新朋友,他現在就是九龍圖書館的管理員,沒事的時候喜歡去找他下下象棋!”

          不過馬昊天畢竟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差人,知道許飛絕對不會就因為的這么一件事情把自己叫來的,所以的有些好奇的看著許飛,問道。

          “飛哥,該不會是徐夕有什么問題吧?”

          許飛笑了笑:“放心,你這位朋友不是什么壞人!”

          聽到許飛這么講,馬昊天才算是松了一口氣,徐夕這個朋友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馬昊天對他還是非常在意的。

          兩人屬于那種一見如故的朋友。

          “我聽說你去年的時候已經調離沖鋒隊,回到重案組了?”許飛換了一個話題問道。

          之前許飛離開港島去宋朝之前,馬昊天被掉到了沖鋒隊,順帶著他們還把教授等人給除掉了。

          馬昊天得意的笑了笑,隨即笑道:“原來教授那幫人是哥倫比亞粉皇的手下,自從當年你讓金三角停止對港島供貨之后,哥倫比亞的粉皇便一直想要將自己的觸角傳到港島,教授就是他們派來的先遣部隊!

          許飛道:“這么說,這兩年你們也沒有閑著了?”

          馬昊天道:“沒錯,這兩年粉皇與港島的一些粉檔佬取得了聯系,并且給予了他們不小的支持,現在港島有一大半的貨基本上都是粉皇的!”

          許飛額首,道:“最近港島會有點不太平,自己小心點!”

          馬昊天立即笑道:“飛哥,你說的是塚本雄一復仇基金的事情吧,那件事情不歸我管,是中區的陳達華陳sir在負責這件事情!

          許飛笑了笑,并沒有在這件事情上跟馬昊天說太多,現在已經在他的口中知道了徐夕的下落,基本上自己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滴滴滴!

          馬昊天的電話響了。

          跟許飛說了一聲抱歉之后,馬昊天接通了電話,隨后臉色便是一變。

          “什么?.......好了,我知道了,我立即回去!”

          說完之后,馬昊天掛斷了電話,對許飛講道:“飛哥,不好意思,警署有點事情我先回去了!”

          許飛點點頭,道:“注意安全!”

          “嗯!”

          在馬昊天離開之后,秋堤來到了許飛的跟前,眼神中透著好奇。

          許飛見狀笑問道:“怎么了?”

          秋堤趕忙說道:“沒事,就是覺著挺奇怪的,不知道飛哥你是怎么做到這邊跟警方的關系這么好,那邊九龍酒吧跟港島社團的關系也那么好的樣子!

          許飛哈哈一笑,道:“你這么說,顯得我跟墻頭草一樣!

          “不是的,不是的!”秋堤趕忙擺手,緊張的講道:“我的意思是.......”

          許飛道:“放心,我明白你的意思,跟你開玩笑的!

          秋堤這才訕訕一笑。

          這個時候,何洪生有些緊張的走進了和平酒吧,看到飛哥的身影之后,立即走了過來。

          “飛哥,出事了,剛剛得到消息,就在今天上午,港島同時死掉了十個粉檔佬!”

          看來是熊菊那邊開始出手了.......許飛立即猜到了動手的人,不過對此許飛并不是很在意,701部隊的那些人,雖然他們的目的許飛是不同意的,但他們在達成自己目的之前的所作所為,許飛卻是非常的滿意。

          為了配合哥倫比亞粉皇做到壟斷港島粉貨市場的目的,熊菊派遣701部隊的人,開始了對港島粉檔佬的清除計劃。

          這是許飛一直想做,而沒有時間去做的事情,現在由熊菊那邊出手,許飛自然是沒有意見了。

          “死了就死了,跟咱們也沒有關系,而且港島的那些粉檔佬都死了才好呢!”

          何洪生擔心的講道:“我怕的就是動手的那些人,是有更大的目的!”

          許飛哈哈一笑,“沒看出來啊,生仔,你現在都開始想這些大事情了!”

          何洪生尷尬的一笑,道:“我也是瞎想!”

          許飛起身,拍了拍何洪生的肩膀,然后笑道:“放心吧,那些人翻不出什么浪花的!”

          何洪生驚訝的看著許飛,他太了解許飛了,從許飛的這句話內,他就知道,許飛肯定是知道一些什么!

          “飛哥,那接下來咱們.......”

          許飛笑道:“他們死他們的,跟咱們也沒有關系,正常的開門做生意就好!”

          何洪生一想也是,笑道:“明白了!”

          等何洪生離開之后,許飛對旁邊還有些疑惑的秋堤問道:“有沒有時間?”

          秋堤一愣,不過隨即講道:“有的!”

          許飛道:“那就跟我出去一趟!”

          “嗯!”秋堤突然低下了頭,輕聲細語的答道。

          許飛也沒有多想,跟小莊講了一聲,帶著秋堤便離開了和平酒吧。

          在車上秋堤一直沒有說話,許飛也沒有怎么開口,直接開著車來到了九龍圖書館!

          見到許飛來的竟然是九龍圖書館,秋堤暗暗的松了一口氣,但同時又有些沒明白許飛為什么會來圖書館。

          不過秋堤還是跟著許飛下了車,來到了圖書館。

          圖書館內并沒有多少人,不過讓許飛有些意外的竟然是在這里碰到了蕭凱倫。

          “飛哥,你怎么來這邊了?”見到許飛之后,蕭凱倫開心的站了起來,小聲的講道。

          許飛解釋道:“來這邊找點資料,你怎么也過來了?”

          蕭凱倫拿起手中的一本書,開心的講道:“最近在看古代那段混亂的歷史,想著來圖書館看看情況!”

          許飛接過蕭凱倫手中的書,看到是一本野史。

          這個宇宙的歷史分成兩種,第一種就是那種正史,講述的是華夏古代朝代的更迭史,而另外一種歷史就比較有意思了,這種歷史文獻將古代歷史分成了,仙俠史,高武史,低武史,科技史!

          不過由于現代武林高手都不常見了,更不要說仙俠,高武了,所以現如今有不少專家認為這種野史不過是奪人眼球的描述,算不得真的。

          不過蕭凱倫跟著許飛去過古代,自然是知道這些都是真的了。

          而此時蕭凱倫手中拿著的就是古代高武史!

          許飛笑道:“想知道這段時間的歷史?”

          蕭凱倫興奮的點點頭道:“是啊,就是很奇怪,那些人是怎么做到那么厲害的!”

          蕭凱倫因為也修煉了武學,自然是知道武學的精妙了,但想到書中所描寫的那種高武情況,心中還是不免有些懷疑。

          許飛道:“我下次.......”

          說到這里,許飛看了一眼旁邊的秋堤,講道:“有時間來家里吧,到時候我跟你詳細的說一下!”

          蕭凱倫倒是沒有多想,她早已經習慣了許飛身邊會出現各種不同的女孩子,聽到許飛這么講,趕忙講道:“好的,那我今天晚上就去找花子姐姐!”

          許飛點點頭,看到了另一邊正在收拾各種書籍的徐夕!

          于是許飛對蕭凱倫還有秋堤講道:“你們在這里閑坐一會,我去找個朋友!”

          蕭凱倫與不明真相的秋堤點了點頭。

          等許飛走了之后,蕭凱倫面帶笑容的向秋堤問道:“你叫秋堤?”

          秋堤點點頭道:“怎么稱呼?”

          “我叫蕭凱倫,你叫我凱倫就好了!”蕭凱倫認為秋堤也是許飛的女人,有些好奇的向秋堤問道:“你現在練到什么境界了?”

          “什么境界?”秋堤直接愣住了。

          “對啊,就是武功,到什么境界了,我現在也才到小周天境,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跟龍姐姐她們一樣!”蕭凱倫有些向往的講道。

          秋堤一腦袋的問號.......

          蕭凱倫見到秋堤的表情,突然一愣,趕忙問道:“你不是飛哥的?”

          秋堤這句話聽明白了,趕忙講道:“不是,不是,我就是和平酒吧的一個服務員!

          蕭凱倫恍然:“原來是這樣!”

          秋堤卻忍不住的問道:“凱倫,你剛剛說的小周天境,是什么?”

          蕭凱倫連忙說道:“沒什么,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還是去問飛哥吧,就當我什么都沒說!”

          說完之后,蕭凱倫趕忙看起了自己身前的書,但這樣的表現就讓秋堤更加的好奇了。

          許飛來到了徐夕的身邊,徐夕看到許飛之后,露出了笑容,詢問道:“先生想看什么書?”

          許飛卻開門見山的講道:“我是該叫你教官呢,還是徐夕呢?”

          徐夕臉色頓時一變,他藏身港島已經快兩年的時間了,自認為將自己的身份藏得很好,現在這個人竟然能夠在第一時間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過徐夕隨即恢復了正常的笑容,道:“什么教官,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許飛呵呵一笑,吐出幾個單詞:“701部隊,教官,若蘭,清除痛神經!”

          這次徐夕知道自己肯定是身份暴露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笑容,認真的看著許飛問道:“你到底是誰?想做什么?”

          許飛笑道:“沒什么,只是想要跟你做一筆交易而已,而我能夠提出來的條件,你肯定會滿意的!”

          “不好意思,我不跟任何人做交易!”徐夕講完之后轉身想要離開。

          許飛沒有攔住徐夕,只是輕聲講道:“幫你恢復自己的痛神經這個條件怎么樣?”

          徐夕豁然轉頭,緊緊的看著許飛。

          圖書館外的一處花園內。

          許飛與徐夕兩人相視而坐。

          “之前便聽人講過許生在港島的地位一手遮天,本來我還以為這只是一個略顯夸張的傳言,現在看來,是我之前小瞧許生了!”

          對于能夠直接認出自己身份的許飛,并且說出自己問題所在,徐夕此時終究是不敢小瞧許飛了。

          不管徐夕之前表現的多么謙遜,但徐夕的骨子里還是認為自己要比很多人要強的,甚至是比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強。

          但現在在面對許飛的時候,雖然兩人還沒有交手,但徐夕已經斷定,許飛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許飛笑了笑,并不是很在意徐夕的說辭,只是對他講道:“有件事情應該會讓你更加的驚訝!”

          徐夕問道:“什么事情?”

          “701部隊已經來港島了!”許飛直接講道。

          果然聽到許飛這么講之后,徐夕的臉色再變。

          “不過你放心,他們不是為了你而來的,甚至他們都不知道你現在人就在港島!”許飛補充道。

          徐夕并沒有因此而松弛下來,講道:“701部隊,意味著麻煩,看來這次港島有麻煩了,所以許生這次過來,是希望我能夠與你聯手除掉701部隊了?”

          許飛擺手道:“想多了,701部隊,我還沒有放在心上,不過我現在比較頭疼的是,雖然知道他們已經來港島了,但我并不知道他們藏身在什么地方,所以便希望徐夕你能夠幫我把他們引出來!”

          “這不可能!”徐夕立即拒絕了許飛的要求,隨后講道:“許生,我承認你在港島實力雄厚,但701部隊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對付的,這件事情太危險了,我不能讓你去冒險!”

          許飛輕松一笑,然后講道:“一群專業的軍人,被清除了腦補痛神經,想要將他們殺死,只需要輕松將他們的腦袋割掉就好了!”

          徐夕道:“許生,你未免太過小看701部隊了,這些人都是我訓練出來的,我知道他們的強大,他們的手中有最先進的武器,同時還都學習了強大的殺人技,別說是普通人了,就是現在港島武林大會的優勝者,都不是他們隨便一個人的對手!”

          港島武林大會已經舉辦了幾十年了,早已經成為了全球關注的賽事,而每一年的優勝者都被稱為全球最強者!

          許飛道:“是不是我小看701部隊,等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我只是希望徐夕你能夠在幾天后,公開一下自己的身份,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徐夕依然搖頭道:“我不能為了我,而讓許生你陷入困境當中!

          許飛無奈:“徐教官,你什么時候開始變得如此優柔寡斷了?”

          徐夕道:“我只是不希望出現無畏的犧牲而已!”

          許飛搖頭道:“徐教官,你還真是高看你的701部隊!”

          徐夕繼續說道:“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因為自大而失去自己的生命而已!”

          許飛有些不耐煩的講道:“說這些都是沒有用的了,我就在這里坐著,徐教官要是能夠讓我在椅子上站起來,那么701部隊的事情,我便不管了!”

          徐夕此時也微微有些皺眉,顯然是被許飛的態度激怒了,如此蔑視姿態,徐夕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了。

          但徐夕也決定了,要給許飛一個教訓,讓他知道知道,這個世界上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所以,徐夕沒有說話,突然單手一撐他與許飛兩人身前的石桌,一個勢大力沉的鞭腿朝著許飛掃了過來。

          許飛坐在那里不動如山,只是輕抬自己的左臂,這速度落在徐夕的眼中卻迅如閃電,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許飛已經抓住了他的腳踝,然后一股巨大的力量立即傳來,徐夕感覺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直接騰空,然后便是后背便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傳來,但徐夕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砰砰砰!

          許飛坐在那里,手中拿著徐夕的腳踝,而徐夕就如同木樁一般,被許飛來回的掄在了地上.......

          幾下之后,許飛松開了手,而徐夕也沒有再動手,此時他的腦袋是懵的,不是因為被許飛掄的,單純是因為被許飛強悍的勢力給嚇的。

          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能夠一招制住自己,并且讓自己毫無還手之力!

          “徐教官這個世界上是有些力量你不能夠理解的!”許飛拍了拍手,淡定的講道。

          徐夕:“.......”

          有了這次的操作之后,徐夕終于是同意了與許飛之間的合作,但同時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為什么要過幾天才讓自己吸引熊菊他們。

          對此許飛也只是笑笑,提醒徐夕這幾天多留意報紙與電視就可以了!

          講完這些之后,許飛起身,回到了圖書館,詢問蕭凱倫要不要隨自己回去,反正她是要去找花子的。

          蕭凱倫自然是沒有意見了,于是許飛帶著蕭凱倫與秋堤兩人一起離開了圖書館,先是將秋堤放到了和平酒吧,然后帶著蕭凱倫回到了別墅。

          這個世界不管是發生了什么事情,都無法阻擋地球繼續自轉的。

          也不可能因為發生了一些大事,就讓所有人都去為了關注這件事情,而不去做自己的事情。

          阿渣三兄弟便是如此,雖然現在港島發生了復仇基金的事情,同時在這兩天也發生了港島不少的粉檔佬被暗殺的消息。

          阿渣三兄弟只是知道這件事情,但這件事情沒有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他們也沒有那么的在意。

          他們依然在按部就班的完成著自己的計劃。

          而他們完成自己的計劃,自然也就讓義安社團的阿山損失慘重了。

          之前還是哥兒倆好的他們,現在終于因為阿渣等人私自將錢貨都給扣押下來而發生了沖突。

          傍晚時分,阿渣正在與自己新認識的朋友打高爾夫,同時在場的還有阿虎,王志成兩人。

          這個時候阿山帶著小弟氣勢洶洶的來到了現場。

          谷lt/spangt  見到這種情況,阿渣不等阿山說話,直接對阿山講道:“你我之間的事情,跟我的朋友沒有關系,讓他們先離開!”

          阿山對此并沒有意見,所以阿渣的朋友們離開了高爾夫球場,留下的只有阿渣,阿虎,王志成三人。

          阿山此時終于爆發了自己的憤怒:“叫你拿錢,不是刮風就是下雨,我的人早就得到消息,那批貨已經賣出去了,錢呢?”

          “大風大浪肯定是有的啦,你那是什么消息啊,一點都不準確啊,我還沒有說你呢,錢沒了都怪你!”

          阿山聽出了阿渣的話里明顯就是想要賴賬了,直接講道:“那是八千萬的貨,我同你講啊,現在就把錢給我,不然的話,你們兄弟就不要想著離開港島了!”

          阿渣呵呵一笑:“八千萬我有啊,別說八千萬了,就是八億我都有啊,只要你能夠找到殺死塚本雄一的人,那個復仇基金的錢不就是你的了!”

          王志成在旁拱火道:“對啊,復仇基金大把錢的,你想要錢完全可以去找啊,要不要我們幫你報名!”

          阿山頓時怒了,走到王志成的身邊,雙掌一拍,隨即便是一腳,直接將王志成踹飛,此時阿山依然不順心,想要上前繼續動手,卻被阿虎給攔了下來。

          “你不要亂來啊,不然,我會打死你的!”

          阿山道:“你是誰啊,怎么現在大的拿不定主意,小的出來亂叫啊,叫湯尼出來!”

          話音剛落,一個折凳直接砸在了阿山的后背,正是湯尼來到了高爾夫球場。

          隨著湯尼的到來,現場立即展開了大混戰,但阿山帶來的這些人明顯不是湯尼的對手,三下五除二,這些人便被湯尼,阿虎兩兄弟給打趴下了。

          湯尼囂張的站在那里,看著腦袋被打出血,躺在地上的阿山,囂張的講道:“我們做事就是這樣的了!”

          阿山擦拭了一下自己額頭上鮮血,在地上起來:“好!”

          扔下一句狠話,帶著自己的人轉身離開了。

          而湯尼四人也離開了高爾夫球場,來到了他們的大本營。

          “大哥,現在事情已經攤牌了,后面的事情四眼他們肯定是會出面的了!”湯尼對阿渣講道。

          阿渣扔掉了自己手中的雪茄,囂張的講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他們端了!”

          湯尼講道:“大哥,現在港島的情況有點亂,這兩天已經接連死了十幾個粉檔佬了,顯然是有人開始針對港島的粉貨市場動手了,這個時候我們要是端了四眼他們所有人,難免有些人會將矛頭對準我們!”

          阿渣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我倒是聽說了,那你是什么意思?”

          湯尼講道:“解決阿山,與四眼他們先緩和一下,等這次的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行動!”

          阿渣道:“好吧,就按你說的辦!”

          湯尼笑道:“而且我還有一個辦法!”

          阿渣問道:“什么辦法?”

          湯尼問道:“大哥,你說整個港島的粉檔佬最恨的是那個人?”

          阿渣立即講道:“自然是許飛了!”

          湯尼滿意的點點頭,道:“沒錯,就是許飛,而且現如今整個港島有實力做這件事情的許飛絕對算得上是一個,所以我們可以散播消息,說這件事是許飛做的,你說那些粉檔佬會怎么辦?”

          阿渣哈哈一笑,道:“港島現在這么多殺手,雖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拿到塚本雄一復仇基金的一億美元,但想來他們也不想空耳而來,空手而回!”

          湯尼道:“沒錯,我想肯定是會有一些粉檔佬,聯合起來對付許飛的!

          阿渣興奮的說道:“沒錯,就這么辦!”

          湯尼立即對王志成講道:“阿成,你現在立即出去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

          王志成自然是滿口答應了。

          .

          次日!

          許飛正在別墅的院子里打太極拳,祖兒拿著手機出來了,遞給了許飛。

          “生仔打來的,好像挺著急的樣子!”

          許飛接過電話,問道:“怎么了?”

          何洪生在電話中有些急切的講道:“飛哥,出事了,現在整個江湖都在傳,殺死那些粉檔佬的是你動的手!”

          許飛微微一愣,隨即笑道:“這個消息倒是有些意思,知道是什么人傳出來的嗎?”

          何洪生講道:“現在還沒有查清楚,但我聽說現如今港島剩下的那些粉檔佬正在秘密開會!”

          許飛問道:“這么說他們認定是我做的這件事情了?”

          何洪生道:“不知道,但大家都在傳,在港島能夠做成這件事情的只有飛哥你了!”

          許飛道:“我知道了,你們在九龍酒吧小心一些,我一會過去!”

          隨后許飛便掛斷了電話。

          祖兒輕聲問道:“怎么了?”

          許飛道:“發生了一些小事情,不過能解決,你給其她人打個電話,正好龍兒最近無聊了,你們大家一起開著游艇出去玩兩天!”

          祖兒一愣,擔心的問道:“這么嚴重了嗎?”

          許飛搖頭道:“倒也談不上嚴重,只是為了小心而已,不過這件事情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情,相信很快就能夠解決了!”

          祖兒聽到許飛這么講,也就不再說什么了,給其她人打了電話。

          很快大家就都匯聚到了這棟別墅內,聽了許飛的安排之后,眾人倒是也沒有說什么,紛紛推掉了自己手頭上的事情,與龍兒等人一起出海了。

          而許飛將她們送到港口之后,便直接去了九龍酒吧,不過許飛剛剛來到九龍酒吧,還沒有進去的時候,許飛便看到了李文斌與宋子杰兩人站在和平酒吧的門口,顯然是在等著自己。

          “飛哥,你終于來了,外面現在都快亂套了!”

          宋子杰見到許飛之后,趕忙過來焦急的講道。

          許飛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笑道:“天塌不下來,走吧,先去酒吧說吧!”

          隨后許飛與宋子杰,李文斌兩人來到了和平酒吧,同時和平酒吧內那些正在跟朋友聊天的差人們在見到許飛之后,都是微微一愣。

          很顯然他們也都已經得到了消息,此時見到許飛突然出現,自然是十分驚訝了。

          等許飛坐下,李文斌直接問道:“阿飛,你能不能給我交一個實低,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許飛搖頭,道:“不是,不過我確實一直都有這個想法!”

          李文斌松了一口氣道:“不是你做的就好,現在只要你出面解釋一下,我想問題還是很好解決的!”

          許飛淡定的講道:“為什么要出面解釋一下呢,李sir,難道你不認為港島的粉檔佬死絕才是最好的嗎?”

          李文斌道:“我當然知道了,但現在這種情況,明顯是有人在針對你!”

          許飛看了一眼李文斌,淡然的講道:“持續不了幾天了,事情很快就會有一個結局了!”

          李文斌一愣,隨即問道:“你是不是知道這件事情是誰做的?”

          許飛點點頭道:“做這件事情的人,和陷害我的人,我都知道,這件事情有些復雜,有人想要渾水摸魚,有人想要清理市場!”

          殺那些粉檔佬的自然是熊菊的701部隊了,這件事情許飛早就知道了。

          至于陷害自己的.......

          在剛剛來九龍酒吧的時候,許飛接到了王志成的電話,王志成將這個情況告訴了許飛。

          不過看李文斌與宋子杰的態度,他們應該還沒有在黃振輝那里得到消息。

          “那這兩件事情?”

          許飛笑道:“李sir,剩下的你就不要問了,問了我也不會說,反而會影響大家的交情,你們警方該怎么做就怎么做,我現在能夠告訴你們的就是,這兩件事情用不了幾天就能夠解決了!”

          “港島亂不了,放心!”

          李文斌有些無語,這邊是港島警方與許飛之間最讓警方撓頭的事情,那就是他們在面對許飛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優勢可言,許飛不想說的事情,他們警方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飛哥,事情沒有那么簡單的,以前你只是針對的某一個社團動手,現如今卻有人散播你想要直接除掉整個港島的粉檔市場,那些人就算是心中忌憚你的勢力,但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他們也一定會有所動作的!”

          宋子杰擔心的講道。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現在的情況是,阿渣等人傳出來的消息,許飛不僅要斷了港島的粉貨市場,同時還要殺掉所有港島的粉檔佬。

          生死存亡了!

          也就是說,就算是這些人的心中再忌憚許飛,也會對許飛動手的。

          因為根據他們的理解,不動手就是死!

          許飛道:“嗯,謝謝!”

          宋子杰,李文斌兩人同時一愣,這就完事了?

          見兩人還想說什么,許飛擺擺手,笑道:“好了,該聊的都聊完了,兩位還是想想等幾天之后,如何借著這次機會,讓港島徹底的斷絕粉貨才是!”

          說完之后,許飛不管宋子杰與李文斌兩人的情況,起身走了出去。

          秋堤剛剛在旁偷偷的聽到了所有的事情,忍不住擔心的看著許飛,見到許飛走出酒吧,突然追了出去。

          “飛哥!”

          秋堤站在了許飛的前面,擔心的看著許飛。

          許飛輕笑一聲,正準備說什么的時候,許飛突然臉色一變,直接抓住秋堤的胳膊猛地往懷里一拽,將秋堤抱到了自己的懷里。

          秋堤被許飛的動作搞得一愣,還沒有來得及表示羞澀,就感覺許飛的身子微動,當她回頭的時候,看到了許飛抓住了一只手腕,距離自己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是一把冒著寒光的匕首。

          咔嚓一聲!

          秋堤聽到了身后傳來的慘叫聲。

          許飛此時已經松開秋堤了,而秋堤此時也看明白了,就在自己的后面站著一個年輕的少年,少年面色慘白,冷汗直流,而那把匕首就是他拿出來的。

          “飛哥!”秋堤擔心的看著許飛。

          許飛依然抓著那個少年的手,道:“放心,沒事!”

          此時外面的動靜驚動了和平酒吧內的情況。

          李文斌與宋子杰兩人是第一時間沖出來的,見到外面的情況便明白,是那些人開始動手了。

          許飛在少年的手中拿過了匕首,將這個少年交給了宋子杰。

          “你不問些什么嗎?”宋子杰見許飛竟然輕松的將這個少年交給了自己,有些驚訝的問道。

          許飛輕笑道:“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想要一夜成名,抽了生死簽的人,就算是撬開了他的嘴,也不會有什么有用的消息,而且不用問,也能知道,做出這種事情的肯定是港島的一些粉檔佬,反正他們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到時候做這件事情的人肯定已經死了!”

          宋子杰擔心的看著許飛,尤其是許飛臉上的笑容,雖然許飛總是面帶笑容,但宋子杰卻能夠知道,這個時候的許飛越是如此,就越是可怕!

          “飛哥,你該不會是想要大開殺戒吧?”

          許飛笑笑:“大開殺戒的不是我,而是別人!”

          說完之后許飛看向旁邊還有些驚魂未定的秋堤講道:“你有沒有事情?”

          秋堤面色有些蒼白:“沒事,現在.......”

          許飛笑了笑:“沒事就好,你這樣估計也沒有心情上班了,先回家休息一下吧!

          說完之后,許飛走進九龍酒吧。

          九龍酒吧的人們看向許飛,面色也是復雜。

          不過許飛并不是來看他們的,而是因為大傻,阿B,陳浩南等人現在在這里。

          眾人見到許飛之后,也是一臉的擔心,大傻正準備說什么的時候,卻已經被許飛給打斷了。

          “什么都不要說,我沒事,也不會有事,你們該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這件事情我自己能夠搞定,當然如果需要你們幫忙的時候,我會出聲的!”

          話雖如此,但大傻等人還是表示了自己的擔心,但最終還是都被許飛給說服了。

          將這些人都安排好之后,許飛一身輕松的走出了九龍酒吧。

          這個時候在許飛的面前走來了一位身材性感,但模樣清純的女孩子。

          女孩子穿著高跟鞋,踏踏踏的來到了許飛的身邊,開門見山的講道:“許生,有沒有興趣聊兩句,我對你現在的情況,可能有些幫助!”

          許飛笑道:“既然是凱馨小姐親自過來,自然是可以聊兩句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M夫人旗下的三大女殺手之一的凱馨,在接受了M夫人的命令接近許飛的任務之后,凱馨這兩天一直在調查許飛的情況,本來是準備制造一個意外,讓她接近許飛呢。

          但隨著今天的事情開始發酵,凱馨臨時改變了自己的計劃,但此時凱馨卻對自己的這個改變,感到無比的慶幸,許飛竟然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份。

          心中雖然震撼許飛知道自己的身份,凱馨依然做到了面不改色,出聲講道:“也許咱們需要一個私密點的空間,不知道許生的車上怎么樣?”

          許飛看了一眼自己的汽車,笑了笑,道:“要是我進入九龍酒吧之前,肯定是沒問題的,但現在恐怕是不行了!”

          凱馨沒明白許飛的意思,卻看到了許飛走到了和平酒吧,隨便叫出來一個差人。

          “我的車里被人放了炸彈,給拆彈組打電話,讓他們派人過來吧!”

          差人面色一變,“真的?”

          許飛將車鑰匙遞給了對方,笑道:“要不你上去試試,只要汽車一發動,炸彈立即爆炸!”

          差人接過了許飛手中的車鑰匙,但沒有敢上車,而是拿出了電話,趕忙撥通警署的電話。

          許飛這才對凱馨講道:“凱馨小姐一定也開車來了吧?”

          凱馨有些疑惑的看著許飛,出聲問道:“許生是怎么知道自己車里有炸彈的?”

          透視眼看的.......許飛從容的講道:“港島想要殺我的人,沒有一萬也有一千,但是到現在,也沒有人成功,你知道為什么嗎?”

          凱馨反問道:“為什么?”

          許飛笑了笑,道:“因為他們不知道我有多厲害!”

          說著話兩人來到了凱馨汽車旁,凱馨問道:“許生,我的車子安全嗎?”

          許飛笑了笑:“上車吧!”

          兩人上車,許飛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凱馨發動了汽車,兩人一路前行,并沒有說話,一直等凱馨開車來到了魔鬼山,凱馨才將汽車停了下來。

          “許生,你我之間做個交易怎么樣,我幫你調查清楚是什么人在陷害你,而你呢,可以將你知道的關于熾天使的所有情況都告訴我嗎?”

          凱馨與許飛開門見山的講道。

          許飛明白凱馨這么問,純粹是知道自己對港島的消息非常的了解,所以認為自己認識熾天使。

          而不是對方已經知道了自己與陳達華之間是認識的。

          “凱馨小姐,我也跟你做個交易如何,你將M夫人住的地方告訴我,而我幫你們脫離M夫人的控制!”

          ......

          Ps建了一個書友群,喜歡這本書的朋友可以加進來聊聊天,吹吹水,交流交流經驗~101589308

          頂點小說手機站 m.x11kt.com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偷偷鲁偷偷鲁综合网站
    4. <p id="q4sr0"></p>

      1. <track id="q4sr0"></track>
      2. <acronym id="q4sr0"></acronym>